2018

过去的一年,初略翻翻,对于自己也算浓墨重彩。
可以说,自己唯一可以认同自己的地方就在于此,能清醒地认识到有些事对于自己不管如何坚持与努力始终是错误的,我做出了正确的决定,及时地放弃。或许称为任性更为恰当。
只是,这仅仅只是个判断题,有的只是下笔时的决然。讽刺的是,自己貌似只对放弃这一行为一如既往地坚持,并没有对自己认同的道路足够固执。走马观花,对于自己,我也是个路人。
只是,眼下的自己何尝不是入了更大的樊笼,而自己的任性还能支撑多久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