井空里游记

衔日落山肩,
虫鸣柳松院。
雾里山人家,
长溪出美眷。

SunRise

  部门于13号开始了两天的井空里溯溪漂流之旅。时值G20准备期间,来回途中也是过了许多安防线,身份证更是随身携带,这样的插曲也是增添几分时代历史感。
  行程安排主要是野外火锅,溯溪,民宿,游戏以及漂流。不说精彩绝伦却也回味无穷,一路趟水拾石而上,偶遇急流峭壁虎跃猿攀的本领也都是使得风生水起。其中领队发放的水枪绝对是此次活动的点睛之笔。我更是与一位同事打得不可开交,简直是从山下打到山上,山上又到山下。。身为一个男人,面对如此挑衅当然是不能忍的。我手持单管水枪,激流乱石如履平地,屹立与电光火石,枪林弹雨之间。依然决然地射了他们一脸,展现了一个男人的雄风,远超五秒!当然我的结局也注定了悲壮。自己也很久没有玩得如此尽兴,唯一的遗憾就是自己没有准备双溯溪鞋。那双超市买的凉拖没两步就报废了,两只报废处还一前一后,坏而不毁,破得很讲究。建议朋友们选择该活动还是选择溯溪鞋,毕竟不是每个人都能将拖鞋穿得出神入化。
  漂流活动是第二天下午的最后一个活动,然而却冤家路窄上了条贼船。划桨做苦力不说,一言不合还被射一脸。是的,就是第一天那个同事,然么还是个妹纸!一路下来我就感受到了众多单身狗的愤怒,一如往常的我。劈头盖脸就是一顿暴打。我只能默默划着船忍受着外面的宣泄与不满,同时经受我“船长”的三管水枪洗礼(跟跪着唱征服差不多)。不时还得将船内的水舀出(TMD就我们船内满水了,船长还说是她的洗脚水然后朝我射击==)。现在想起来,眼睛都有股涩意。
  哦,还有件事就是于14日凌晨5点20分开始等到了日出,一补去年衡山的缺憾。那晚我还失眠了,可以说是我通宵等日出了。好累的感觉,写完赶紧睡觉了。